来自 巨弘彩票官网 2018-11-26 13:39 的文章

杀人不眨眼的恐怖分子不管己方的几个人答不答

 “我再问你一遍,你去不去点火?”这名雇佣兵问道。
 
    “我不去!我杀了你们!你们这群混账!”
 
    这个年轻人忍着疼痛,想要撑起身子,可是这个雇员兵又打出一枪来,他的胳膊都被打断了!
 
    砰!
 
    这个年轻人的身子跌倒在地,但是他的脸上全是不屈之色:“杀了我,杀了我我也不会点火的!”
 
    “那好,那就杀了你好了!”这名雇佣兵很随意的说了一句,然后抬手就是一枪!
 
    枪声震撼了所有人的耳朵!
 
    “不!”秦远途大喊道!
 
    只见这名年轻人的胸口中弹,嘴中不断地涌出鲜血!
 
    他躺在地上,眼睛瞪的滚圆,整个人不断的抽搐!
 
    “哦,他的心脏被打爆了。”马内斯说道,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竟然还能笑。
 
    秦远途彻底的意识到,他们所面对的是一群什么人了!
 
    不,不是人,他们是一群豺狼!
 
    秦远途的眼睛被泪水充满了!
 
    他知道,死去的这个年轻人才二十三岁,大学刚毕业,就在半个小时之前,他还一口一个“远途哥”的叫着,还相约等酒店建成之后,一起去喝酒!
 
    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转眼间就没有了呢!
 
    “不,不!”秦远途跪在地上,眼泪横流,他觉得自己的心肺都要全部被撕碎了!
 
    “下一个。”马内斯说道。
 
    一个雇佣兵走到了另外一个秦家人的身前,用枪口指着他的脑袋,冷笑着说道:“到你了,我想这个决定应该很简单吧,你的同伴已经做出了一个很好的榜样。”
 
    这个年轻人浑身颤抖,汗水已经把身上的所有衣服都湿透了!
 
    没有被枪口指着头的人,永远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惊恐体验!
 
    所以,先前那个年轻人能够做到这种程度,死咬着不松口,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正常人绝对无法坚持到底!
 
    “你不去点火,我就把你给打死。”这个雇佣兵微微的低下头,声音很小,对着这名年轻人的耳朵说道:“而且,你死了之后,我会把你的尸体给丢进大火里面,让你被烧成焦炭!”
 
    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简直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这名年轻人尽管害怕,可到底是秦家出来的人,硬气的要死!
 
    他喘着粗气,刚刚想说“我不会点火”,可这个时候秦远途忽然一声大喊:“答应他!小八,答应他!”
 
    这个名叫小八的年轻男人抬起头来,望着秦远途,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答应他,答应他!酒店再重要,也没有人命重要!”秦远途大吼道:“你还年轻,死在这里不值得!”
 
    马内斯并没有制止秦远途,他为我一笑:“这样似乎可就没多少意思了啊,你这样做,会让我少了很多乐趣的。”
 
    “你就是个禽兽!禽兽!”秦远途越疼反而越清醒了,现在这样剑拔弩张的场面人,让他所有的昏厥感都消失不见了:“小八,快点答应他们!去点火!”
 
    当他说出“去点火”三个字的时候,似乎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再也支撑不住了,直接扑倒在地。
 
    可饶是如此,秦远途还在喊着:“小八,快去,快去,别再……别再拖延了……”
 
    “妈的,看来你们还不傻。”马内斯狞笑道:“既然如此,就去点火吧!如果在三秒钟之内不做出决定,你还是一样要被子弹给打爆心脏!”
 
    那个小八已经是泪水横流了,他喊了一声:“远途哥!”
 
    “答应他们,大小姐会原谅你的!”秦远途的目眦尽裂,鲜血混合着眼泪一起流出来,看起来触目惊心!
 
    此时雇佣兵们的举动,毁掉了他们的家园,毁掉了他们所有的心血,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甚至还不得不亲手去点火,这得是一种怎样的绝望?
 
    “去吧,去吧!”秦远途吼道!
 
    而此时,那个雇佣兵已经把扳机给按下一半了!
 
    终于,这个名叫小八的年轻人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眼中一片死灰:“我去点火。”
 
    说完这句话,他全身都没劲儿了。
 
    人在强权面前,在生命的威胁面前,不得不低头,这让小八感觉到自己活着都没什么意义了!
 
    “生命最重要,去点火!去烧了这酒店吧……”
 
    秦远途生怕小八不坚定,毕竟这群雇佣兵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恐怖分子不管己方的几个人答不答应这酒店都已经被毁掉了如果这种时候连人命都保不住的话,那么就太不值也太绝望了!
 
    “嘿,拿着。”那名雇佣兵扔给了小八一个打火机。
 
    后者要摇摇晃晃的朝着汽油的源头走去,他的脚步发软,有几次都差点摔倒在地了。
 
    “别给我磨磨蹭蹭的,快点动手!”那名雇佣兵实在是不耐烦了,从后面踹了小八一脚。
 
    小八被踹的往前摔了好几米,正好来到了汽油的痕迹前面!
 
    “烧吧!”秦远途隔着老远大喊道!
 
    小八满脸都是泪水,他颤抖着掏出了打火机,然后打了好几次才打着火。
 
    他并没有立即点火,而是转脸看向了秦远途,也看向了自己的几个同伴。